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联,五大疑问涌现

  2019年07月11日 19:31
  来源:新京报

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被一对男女租客带走后失联。

7月9日,章子欣家人贴出寻人启事。章子欣的父亲章军称,这对男女将孩子骗走,此后失联。

7月10日,淳安警方通报称,男女已自杀,对章子欣的搜寻仍在进行。

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后,众多疑问涌现。

章子欣。 受访者供图

问题一:章子欣如何被带走?

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告诉新京报记者,章子欣的爷爷奶奶带着章子欣在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居住,在一家连锁酒店旁卖水果。

据章子欣的奶奶介绍,6月初,她与丈夫遇到一对广东口音的男女,对方称住在该酒店,两人经常在其摊位上买水果,“次次都跟她聊天”。

象山县公安局通报显示,这两名租客分别是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梁某华本名梁邓华,身份证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

章子欣奶奶回忆,两个人在酒店住了大约半个月,原本准备7月6日乘飞机离开当地,后来见到章子欣,便退掉了机票,并提出以每月500元的价格在她家租房,这两人后来直接付了500元房租到其手机上,付完房租后还问章子欣是否在家。

她介绍,6月29日,两名租客正式住进章家,租房期间很少出门。7月2日晚,租客称,要在7月4日带章子欣做花童。7月4日早上,两人带孩子离开。

章军称,刚开始两位老人都没同意,他也要求:“一定要孩子爷爷一起去才可以。”但后来,这两个人用各种方法哄骗老人,让他们答应将孩子带走。

章子欣的姑姑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租客男女均将自己身份证拍下给两位老人,老人觉得“现在的技术都这么好,什么都是监控,即使是什么样子都是能够把人找回来。”于是答应。

最初,孩子的家属了解到的情况还算正常。章子欣的奶奶说,7月4日中午和晚上都跟章子欣通过电话,章子欣说她玩得很开心,还叫奶奶不要操心,5日她又跟章子欣通过好几次电话,章子欣则依旧回复称吃住都挺好。

问题二:章子欣的家属如何寻找她?

章军最先察觉到异样。

章军在社交媒体回忆称,女儿挺警觉,被带走时用奶奶的手机,拍下男租客的身份证发送给他。

他称,7月4日中午,得知其女儿被带走后,他马上添加了对方微信:“刚开始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发朋友圈,朋友圈上面有我女儿玩的照片,还发带孩子玩的视频给我。”

租客曾向章军承诺7月6日将她带回。但6日章子欣未回。此后章军多次催促对方将女儿尽快带回。

章军说,对方先以“买不到车票”等借口搪塞。7月7日章军提出要接女儿回来。对方则称正在带章子欣回来,并发送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在私家车中拍摄,能看到章子欣坐在后座。窗外的路牌显示的“海山路、万象路”,新京报记者查询到位于浙江象山。

7月7日傍晚,与梁邓华的微信聊天中,章军表示“今晚我一定要见到我女儿”,否则将会报警,对方则表示“今晚回去”,向章军保证晚上9点将章子欣送达。

章军多次催促梁邓华将受访者带回。 受访者供图

章军说,当天下午5点,对方发微信消息称手机没电了,充电器也坏了,并发来了一个截屏。随后两人失联“电话也打不通,微信也不回”。章军随即报警。

7月9日,章子欣家属发布寻人启事,附上了梁邓华的身份证照片和章子欣的生活照。

7月10日,淳安警方通报,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但此前的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已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下落不明。

警方查到两名租客出现在宁波后,章军赶往宁波。

随后,宁波市所属的象山县警方查明,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到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3小时后,22时20 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但未见小女孩;23 时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出租车离开。

问题三:章子欣的母亲对此事什么反应?

7月11日,章子欣的妈妈曾女士在电话中告诉新京报记者,7月10日晚上,她才从孩子姑父口中得知章子欣出事的消息。

曾女士称,自己听到消息时“急哭了”:“昨天晚上我一直在看新的消息,看了一个晚上。”

她说,7月8日与章军的沟通中,章军告诉她,女儿“被人骗走了”:“我问他(章军)是怎么让人家骗走的,他就说他不想说,我就没怎么问。”

曾女士称,自己近年来都在广东工作,数年前,她与章军就因感情不和分开。

她回忆,此后,她想和章军离婚,但章军直到2019年6月底才同意。她便从东莞赶往重庆,和舅舅一起赶往淳安。她说,7月7日,她准备与章军办理离婚手续,住在千岛湖镇上的旅馆,并未回到其家中。

曾女士解释,不回家是因为章军怕其父母对她有意见,让她到旅馆住。7月8日,两人在民政局离婚。

曾女士回忆,她与章军认识时,他们都在绍兴一家厂里上班。后来,章军离开工厂,换了很多工作。2015年章子欣5岁的时候,因有大约半个月时间无法联系上章军,她在绍兴一个人带孩子压力很大,便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中。此后再也没有和章子欣见过面。

她回忆,最初,她偶尔会和孩子和其爷爷奶奶电话沟通,在2016年前后,她给章子欣买了衣服和玩具,并和她最后一次电话联系。

新京报记者向其询问此后没有探望章子欣的原因,她回答说,自己对回去感到害怕。

她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她并不认识两名租客。

问题四:两名租客来自何方?

象山县公安局通报显示,两名租客分别是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梁某华本名梁邓华,身份证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

7月10日,六堆村一名村干部介绍,大墩坡村为六堆村的自然村,梁邓华十多年前离家,之后村子上就没有他的消息,梁邓华在其父亲去世时都没有回家操办丧事。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六堆村彭姓支书介绍,梁邓华家中有三兄弟。梁邓华小学文化,一直以打工为生。他表示,印象中梁邓华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育有一儿一女:“一次的吵架中,妻子烧了结婚证”“儿子在读初中,女儿没读书了。”

大墩坡村村干部向新京报记者表示,7月10日上午,梁邓华家人接到警方消息后,才得知梁邓华和一名女子跳湖自杀,当天便赶往事发地。这名村干部表示,与梁邓华一起自杀的那名女子并不是他们村的人,他也从未见过那名女子。

对于梁邓华离家的原因,梁邓华同村村民表示是因为梁邓华曾养鸡欠债,但当时的梁邓华并没有赌博、吸毒等不良嗜好。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租客谢某芳所在的广东化州市某村林姓支书说,谢某芳自杀后,当地警方已派人联系过村里,目前谢某芳的几个兄弟姐妹仍住在村里。

他介绍,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买房、做生意为由向几个兄妹借钱,曾向她哥哥借款50万,但借钱后家里人却联系不上他,“几个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

他说,如今提起谢某芳,家里人都恨之入骨。

问题五:章子欣失联锁定区域未发现其踪迹,人会在哪里?

搜救人员正在使用探测仪对章子欣失联海域进行搜寻。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供图

警方公布的监控画面显示,7月7日19时18分,两名租客带着孩子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这也成为目前所掌握的孩子出现的最后地理位置。7月7日22时20分,两名租客又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上,此时孩子已经不见踪影。

7月10日,警方及民间救援组织根据监控画面,锁定直径2公里范围章子欣失联区域,象山县公安局组织警力同水利和渔业局、爵溪街道、民间搜救组织等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这一范围展开全面搜寻。

当晚,章子欣的市民卡在象山县海岸线附近的一个凉亭内找到,直至当晚20时,海水涨潮,搜寻工作停止,但孩子仍未找到。山地搜寻人员展开拉网式搜寻,对树上及地面进行认真排查,截至当晚10时也没有找到关于章子欣的任何踪迹。

章子欣的姑父表示,因为找到市民卡的位置比较特别,更让人担心起来。他介绍,游人可以从凉亭直接下到海里,如果章子欣的市民卡是在城市小区内找到还好一些:“搜寻结果我们可能承受不了。”

7月11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象山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的一位民警处了解到,目前参与搜寻章子欣的人员已经增加至400余人。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截至7月11日10时,被锁定的直径2公里章子欣失联区域搜寻工作已经完毕,通过声呐对海域进行探测扫描,使用摩托艇、快艇对海面进行搜寻,以及搜救人员对山地展开拉网式搜寻,均未发现章子欣踪迹。目前搜寻范围已从直径2公里范围扩大至直径10公里范围。

事发后,章军手机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他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他的心情很复杂,只希望女儿能够快点被找到。

四五十名搜救人员,通过无人机、皮艇等救援设备在海域搜寻章子欣。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供图

章子欣失踪案时间轴

7月4日 梁邓华和谢某芳以参加朋友婚礼,让章子欣做花童为由,将章子欣从淳安老家带走。

7月5日至6日 两人给章子欣家人发微信视频称,章子欣很听话,但具体位置并无人知道。

7月6日 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入住宁波市海曙区宁波站橘子酒店。

7月7日上午 两名租客在橘子酒店办理退房,并带着章子欣离开。

7月7日17时23分 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从象山县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经过,此时章子欣家人已经与两名租客联系不上。

7月7日19时18分 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这也成为目前所掌握的章子欣出现的最后地理位置。

7月7日22时20分 两名租客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上,章子欣不见踪影。

7月7日23时01分 两名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处搭乘出租车离开。

7月8日0时左右 两名租客搭乘出租车来到宁波鄞州区东钱湖景区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并下车。当时两人各背一个背包,乘车期间全程没有接打过电话,也没有说话。

7月8日0时许 两名租客在东钱湖跳湖自杀,两人衣服捆绑在一起。

7月10日晚间 章子欣的市民卡在象山县海岸线附近的一个凉亭内找到。

7月11日10时 对章子欣的搜寻扩大至直径10公里范围。

责任编辑:姜晓莹
每天给你呈现一个新鲜的
 幸运分分彩

幸运分分彩日报官方微信号:
syrbgfwx
客户端
官方微信
英文微信
官方微博
相关五分PK10


    • 亲子游带旺幸运分分彩旅游市场
      本报记者袁永东通讯员陈文武摄。
    • 幸运分分彩暑期最热门的才艺班竟是它们?家长别忽视这点
      ■记者走访:市民对英语重视程度提高暑期公益培训班受青睐7月17日,幸运分分彩某培训机构英语老师Kimi告诉幸运分分彩日报记者,目前,幸运分分彩市多数培训机构均已陆续开课,单是英语类培训机构在幸运分分彩就有超过20家,但其资质参差不齐。”■业内人士:培训机构鱼龙混杂最好多对比再决定王莉莎认为,培训班的环境和老师资历非常重要,“家长挑选培训班时应该注意看所选培训机构是否有能力给孩子良好的学习环境和优质的教育,以及丰富的课程体验。近日,幸运分分彩日报记者走访了幸运分分彩市区部分培训机构发现,目前除文化课补习班外,英语和才艺类培训班遍地开花,同时,仍有不少公益类培训班供市民选择。
    • 海上娱乐“艇好玩” 海南租游艇出海,约吗?
      到海南旅游,什么最吸引你?无论是为了放松身心、享受假期,还是为了开启一段充满神秘和惊喜的探索旅程,浩瀚无际的大海似乎都能满足出游者各式各样的旅行目的。近年来,邮轮游、游艇游、帆船游等海上游项目层出不穷,进一步丰富着游客的玩海选择,为感受海南魅力提供了多元视角。
    • 福建霞浦:清海扩航在行动
      7月17日,福建省霞浦县下浒镇海上养殖区,用新型材料建设的渔排已经投入使用(无人机拍摄)。 2018年7月下旬以来,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全力推进海上养殖综合整治,清退海上禁养区渔业设施,拓宽海上航道,用新型材料替代破旧渔排和白色泡沫球,促进海洋渔业转型升级。截至目前,霞浦县已清退禁养区渔排3万余口,藻类清退5千余亩,渔排改造累计下水4.2万口,藻类改造累计下水19.4万亩。
    • 日本知名动画工作室疑似遭纵火 已致1死37伤
      据法新社刚刚消息,日本京都一动画公司18日上午发生火灾。消防部门表示,已致1人死亡,37人受伤,其中多人伤势严重。 当地消防部门一名发言人说,“至少有一人被证实死亡,身份不明。”该发言人告诉法新社,另有37人受伤,其中10人伤势严重。 当地官员表示,京都的大火据信是有人故意为之。


    • 幸运分分彩的这些塔,值得你去探索一番(图)
      幸运分分彩的塔,记录着一段段沉淀的历史,承载着一代代追求的理想,静默如斯,风雨不改。
    • 街区卫生环境改观 吸引游客观光购物
      幸运分分彩老城区是昔日繁华的商业中心,解放路升级改造后,街头的一些小巷进行了环境卫生整治,并打造成小商品街和美食街,购物环境的改观吸引着更多游客前来观光购物。本报记者孙清摄。
    • 幸运分分彩吉阳区用这些“法子”激活教育特色品牌,亮点纷呈
      ”陈跃说,只有不断强化党建引领,高标准抓好党建与学校工作的深度融合,让党员教师主动担起“领头羊”,才能不断丰富学校党建文化内涵,才能真正激发广大教师的活力和动力,才能借“红色能量”内驱力激发教育发展新动力,将规划、蓝图变成时间表、路线图。1、探索教育集团化吉阳区教育局不断改进工作思路,创新工作方法,将学校党建工作与教学质量深度融合,让“党建+”引领教育新发展,在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吉阳区教育局副局长吉少强介绍,大党委覆盖了吉阳区所有公、民办中小学,幼儿园和培训机构,不仅理顺了学校党建工作隶属关系,把学校的党建工作真正统起来、抓到位。
    • 克利伯环球帆船蓄势待发!卫冕冠军“幸运分分彩号”集训完成
      幸运分分彩号大使船员本报讯(记者吴合庆)7月15日,幸运分分彩日报记者从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幸运分分彩号组委会获悉,卫冕冠军幸运分分彩号的大使船员已顺利完成为期一个月的赛前培训。第五赛段澳大利亚·惠森迪群岛—中国·幸运分分彩—菲律宾·苏比克湾—中国·珠海,参加的幸运分分彩号大使船员是许郁、吕旸。第四赛段澳大利亚·弗里曼特尔—澳大利亚·艾丽海岸,参加的幸运分分彩号大使船员是孙婧、朱强。
    • 白额燕鸥集群栖息五源河
      7月11日,在海口五源河国家湿地公园,成群结队的白额燕鸥在觅食。

  • 关于幸运分分彩-大发一分彩-五分PK10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投稿中心  |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 Sanya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幸运分分彩日报社 版权所有